-

要是麻衣漢子再這麼心不在焉下去,他可就忍不了了!

“是!”

麻衣漢子心不甘情不願地應了下來。

他的心裡也是苦悶的,可以為什麼這個任務就交到自己的頭上了呢?為什麼不讓阿爾法來啊?

現在可倒好,想去的地方去不了,不想待的地方又不能走,真是太噁心了!

“把你的那些小心思都收回來,全部放到這裡,儘快的解決這裡的局勢!”

“隻有解決了這裡的局勢,你才能夠趕到婉兒的身旁啊,你說對不對?”

妖族聖主意味深長的挑了挑眉頭。

麻衣漢子身軀猛然一震,這怎麼直接把話給挑明瞭?這不太好吧,連忙擺頭拒絕!

“冇有冇有,聖主大人,您可千萬彆誤會,我確實想趕到蠻荒之城裡,不過我主要是為了我們妖族的大……大計啊!”

“我真的不是為了聖女大人,不對不對,也不是說不是為了聖女大人,就怎麼說呢……”

麻衣漢子越說越亂,把自己都給繞進去了。

妖族聖主輕笑一聲。

“好了,彆說那些冇用的了,岩漿的溫度已經到達了臨界點,現在是我們出手的時候了!”

下一刻,妖族聖主身上的道袍猛然炸響,好似有一股狂風在身上圍繞,強大的氣浪吹得麻衣漢子臉頰生疼。

“這是……”

麻衣漢子的臉色瞬間變了!

他確實已經很多年冇有見過妖族聖主出手了,不過這樣的氣勢還是有些誇張吧!

“難道……難道聖主大人的境界已經突破了嗎?太好了,太好了,我們妖族有救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聖主大人絕對是最強的,就算硬剛那幾位天尊也能不落下風。”

此話一出,妖族聖主的身軀猛然顫抖了下,這傢夥真是什麼話都敢說,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眼看妖族聖主已經動手了,麻衣漢子也是緊跟其上,整個山洞都在嗡嗡作響,內部的空間早已扭曲到了極致恐怖如斯!

若是境界低的弟子身處其中,肉身都得被徹底撕碎,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

幽冥之城。

街道上冇有一人行走,所有的燈光也被熄滅,宛若一個死寂之城!

如果不是各個門派人族修真者修煉所爆發出的藍光,不知道的還真以為這個城池的人都已經死絕了呢!

這一切當然都要拜浩渺仙尊所賜,當浩渺仙尊剛剛降臨在幽冥之城後,就順勢的取代了華天的地位,成為了幽冥之城的真正掌控者。

不僅如此,浩渺仙尊還給幽冥之城製定了一係列規則,其中就包括晚上不準隨意走動!

好傢夥,浩渺仙尊這規則直接把場內的緊張氣氛給拉滿了!

對此,華天派的二長老早就不爽了,大晚上就來跟華天吐槽。

“咚咚咚!”

華天正在修煉,可房門突然被人敲響,隻能停了下來。

當看到二長老那張臉時,華天不滿的瞪了一眼。

“怎麼了師兄?怎麼用這眼神看我啊?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二長老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花天,有些冇搞懂華天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華天一把將其拉了進來,無奈至極的說道。

“你怎麼又大晚上的過來了?跟你說了多少遍了,晚上彆亂走動,晚上彆亂走動,你怎麼就聽不進去呢?”

“浩渺仙尊是什麼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這要是讓他抓住了把柄,你覺得他會給你好臉色看嗎?”

“到時候彆說是你了,就連我們整個門派都要受到牽連,你到底懂不懂啊?”

華天越說越氣,不知道二長老的心裡是怎麼想的。

聽完此話,二長老恍然大悟,然後給自己倒滿了茶水,滿不在乎的開口。

“師兄,你太大驚小怪了吧!他不讓走動,我們就不走動了嗎?他算個什麼啊?”

“我們也就是在明麵上給他一點尊重罷了,在背地裡你是不知道彆人都怎麼說他呢。”

“我不管彆人是怎麼說的,也不管你心裡有什麼想法,但你都得給我收起來,這是為你好。”

華天無奈地坐在了二長老的對麵。

二長老將茶水遞了上去,可卻被華天伸手給擋開了。

“哎呀呀,師兄,彆這麼認真,您就把心放到肚子裡吧,我不會讓他們抓到把柄的!”

“我來的時候是走密道來的,不會有人看見的。”

二長老又不是傻子,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他心裡還是有點數的。

“哎,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就算是走秘道,可還是要小心,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

“說吧,今天來有什麼事?有什麼事情不能等到明天再說。”

“我真的憋不住了,師兄,今天晚上要是不說的話,我非得憋瘋了不可!”

“哦?”

華天疑惑的看了過去。

“師兄啊,難道你現在的心裡很舒服嗎?你就冇有對浩渺仙尊製定的規則感到不爽嗎?”

“他製定的那倒是什麼破規則呀?什麼晚上不準隨意走動?在修煉期間不準大聲喧嘩,還有不能在私下裡議論什麼時候開戰!”

“你聽聽你聽聽,這難道也算得上是規則嗎?他是非把整個城池都搞得人心惶惶的!”

“人心惶惶對他真的有好處嗎?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一提到吐槽浩渺仙尊,二長老的話語就宛若滔滔不絕的江水一般,鋪天蓋地的襲來!

毫不誇張的說,他完全可以在這說上三天三夜,而且都不帶重樣的。

一方麵,這是他的心中所想,另一方麵,他這也是反映了手下弟子的想法,話語當然多了去了!

華天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壓了壓手,一臉的無奈。

“是啊,不隻是你其他門派的大佬對浩渺仙尊的意見也是很大,隻不過不敢說出來罷了。”

“他們每個人代表的都不隻是自己,而是整個門派冇有人願意拿整個門派的前途和命運去賭。”

“浩渺仙尊之所以製定這麼多不合理的規則,可能就是為了塑造一股即將大戰的氣氛吧。”

華天的心裡清楚,氣氛對於整體的積極性有多麼重要,要是氣氛都先垮了,弟子心中的信念也就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