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道理浩渺仙尊不可能不明白,所以他纔會製定這麼多的戰時之策。

“可這是為什麼?浩渺仙尊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我們明明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為什麼還不開戰啊?”

“我們到底在等些什麼?再等下去的話,黃花菜可就涼了!”

“現在下麵弟子的反抗情緒很大,都快要壓不住了,要是再不給出一個解釋,他們非得擺爛不可。”

二長老滿臉的急切。

開不開戰他倒並不是很在意,哪怕一直不開戰,哪怕取消這次大戰的他都無所謂!

可手下的那些弟子不同,現在每個弟子心中都繃著一根弦,可伴隨時間長了,這根弦可能就會斷了或者是鬆了,那樣一來麻煩可就大了!

要是心中冇有信念,他們如何與妖族的強悍大妖對鎮,到時候損失又會是多麼的慘重?

那損失可都是他們自己的,他可不想看著手下的弟子白白的隕命,尤其是因為浩渺仙尊的錯誤指揮!

“你覺得浩渺仙尊不想開戰嗎?還是你覺得他手下的弟子就冇有反抗情緒嗎?”

華天突兀的問了句。

“什麼?”

“開不開戰根本就不是浩渺仙尊說了算的,他隻不過是一個棋子罷了,最後的指揮權會落到他的手中嗎?彆開玩笑了。”

“要是冇有那幾位大佬發話,浩渺仙尊就和我們一樣,隻能在這裡乖乖等著,除此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華天的話雖然說的很是隱晦,可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那幾位大佬指的是誰,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隻不過是不願意挑明罷了。

沉思了良久,二長老露出了個嘲諷的笑容。

“哎,咱是不理解浩渺仙尊心裡是怎麼想的,安安心心的當天聖宗的掌門難道不好嗎?非要去當人家的走狗!”

“反正我要是他的話,絕對不可能乾出這麼扯的事情來,非要受彆人的束縛嗎?”

說完這話後,二長老還四下的觀望了下,確定冇有風險才安下了心。

他剛纔這話可以算得上是大逆不道了,如果浩渺仙尊知道了,整個門派都得遭受牽連。

華天緩緩搖了搖頭。

“你還是有些看清浩渺仙尊了,你的眼界和他的眼界根本就冇在同一水平高度上。”

“啊?什麼意思啊?”

二長老一臉的懵,絲毫冇有get到華天話中的意思。

“很多人都和你是一個想法,認為浩渺仙尊完全冇有必要屈服於那幾位天尊的手下,完全可以自由自在,想乾什麼就乾什麼。”

“可你有冇有想過,如果那幾位天尊某一天做出了些大動作,浩渺仙尊不就是最大的受益者嗎?”

華天的話說的二長老是一臉的不動本來就不懂,聽完這些時候更懵了。

華天本來還想多說些什麼,可外麵突然傳來了弟子的急促喊聲。

“掌門!掌門!”

一名弟子慌忙地推門而進,連報告都忘了打了。

二長老麵露不滿之色,這弟子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做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嗎?

“喊什麼喊?喊什麼喊?天又塌不下來?你著個什麼急?”

“現在是大晚上的,不知道浩渺仙尊大人製定的規則嗎?冇事瞎跑什麼跑?出了事誰替你負責?”

二長老陰陽怪氣的,話音中無時無刻不在透露著自己對浩渺仙尊的不滿。

一聽此話,華天派的弟子趕忙立正,不過還是急促的呼吸著。

華天緩緩開口。

“有話慢慢說,到底怎麼了?”

“稟告掌門,浩渺仙尊大人下令開會,就在幽冥大廳內,讓您用最快的時間趕過去!”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手下的弟子離開後,二長老嘲諷的冷哼了聲。

“切!還最快的時間內趕過去,他是真把自己當成這幽冥之城的主人了,什麼人都敢吩咐。”

“行了,我先走了。”

“掌門彆著急,咱多少也得拿出點架子來,不是咱們纔是這幽冥之城的主人啊,他算個什麼?”

“而且大半夜的開什麼會?成天就知道開會,開會三天都開了八回會了,有那麼多事情要說嗎?”

“我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浩渺仙尊要說什麼,肯定是又讓各位大佬管好手下的弟子,切!”

“而且晚上不準走動的規矩不是他定的嗎?現在他怎麼自己把這規矩打破了,那是不是也要遭受懲罰啊?”

二長老也是個老陰陽人了,直接把浩渺仙尊給陰陽了個體無完膚。

華天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呀,還是該乾什麼乾什麼去吧,彆在外麵瞎溜達了。”

“我先去看看到底有什麼事,如果冇什麼大事的話,他應該是不會在大晚上的召開會議的。”

“是。”

二長老心不甘情不願地通過密道,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這密道是華天下令修建的,就是為了不讓曾經的悲劇重現!

有了這密道,就算幽冥之城被攻破了,他們還可以依據密道與之周旋,最起碼不會敗得那麼慘。

不過不管是他還是華天,可能都想不到有一天這密道會被他們這麼使用吧,真是太憋屈了!

“真是服了!浩渺仙尊可真是個老六,一天天的整的這都是什麼噁心事兒啊!唉!”

二長老在心裡又懷念起了天機派和白羽,當時天機派是北鬥星域第一大門派時,他們的日子可冇有這麼難過。

除了白羽的大弟子葉凡讓很多大佬感到不舒服外,就冇有什麼彆的了。

可惜現在說這些都有些晚了,一切貌似都已經成定局了。

……

浩渺仙尊的命令下達後,各位大佬的速度也很迅速,很快便集結到了幽冥之城的大廳中。

不過仔細觀察便能發現,這些大佬的臉上多少帶著些不爽,估計都是嫌棄被擾了好夢吧。

浩渺仙尊在前方來回的踱步著,姿態儘顯焦慮。

“報告掌門,所有門派掌門人都已經到齊了。”

手下的弟子恭敬地來了句。

“好!老夫也就不和你們過多廢話了,我們和妖族的戰鬥已經打響了!”

“什麼?”

“什麼?”

“什麼?”

此話一出,下方的大佬瞬間駭然變色,整個人都被嚇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