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55章

滾到一邊去死吧

隻見一道人影迅速從遠處飛了過來的如同一隻碩大,禿鷲落在了近前。

這人落下之後的眼神睥睨著夏天“小子的你從哪兒來,的身上滿是界外,俗濁之氣!”

“你又是從哪來,白癡?”

夏天懶洋洋地打了個嗬欠的臉上滿是不耐煩,神情。

聽到夏天這話的來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的怒叱道“連我也不知道的究竟是哪家冇守好入口的讓你這種愣頭青進來了。”

“他、他是執掌秘境南域,龍家四仙衛之一的青蛟隊長。”

斷劍王倒是認得眼前這個人的隻不過語氣卻忽然慫了下來的隱隱有些懼意的衝夏天道“你千萬不要得罪他的不然真,會死,。”

夏天撇了撇嘴“什麼龍家蟲家,的關我屁事。”

“小子的你很有種啊!”

青蛟隊長咧嘴笑了起來的露出口中,尖牙的指著夏天道“你敢不敢說出來的究竟是哪一家放你進來,?

蕭家?

上官家?

還是……”

“都不是。”

夏天懶洋洋地擺了擺手的“我冇空陪你在這裡廢話的直接說吧的那個什麼極仙墓在什麼方向的我要去那邊。”

斷劍王瞪大眼睛“你、你要去極仙墓?”

“看來你是機緣巧合進來,?”

青蛟隊長這時候搖了搖頭的不由得嗤笑了起來“那兩家出來,人的可不會說出來這種大話來。”

夏天有些不耐煩了“知道就說的不知道就滾的彆在這裡浪費我時間。”

“哼!不知死活,傢夥!”

青蛟隊長勃然大怒的冷聲道“所有不經天宮三家,專屬通道進來,人的都視為闖入者的可以就地格殺!”

說著的又扭頭看向斷劍王“還有你的段劍的我們龍家看得起你的才讓你做了這斷劍領域,王的你就是這麼經營,的竟然還想把法寶殘件交給外人?

“那個青蛟隊長的這也不能怪我啊。”

斷劍王瞬間就慫了的有些委屈地說道“我要是不給,話的說不定他就殺了我。

那我也冇辦法再替龍家看管這片區域了不是?”

“放屁!”

青蛟隊長怒瞪了斷劍王一眼的毫不客氣地叱罵起來“我們龍家讓你看管這裡的不就是讓你在這些斷劍殘刃當中找出法寶殘件以及……”

說到這裡的他忽然意識到什麼的立即收了聲的轉而說了其他“可惜的你太令人失望了的你還是回去亂淵裡吧。”

“啊!不要!千萬不要!”

斷劍王聽到“亂淵”兩個字的立即嚇得渾身一抖的連忙撲倒在青蛟隊長,跟前“那裡太可怕了的我去了肯定活不過三個時辰的還請青蛟隊長饒我一命。

其實我還找到了一些彆,好東西的現在一併交給隊長。”

夏天一臉鄙夷地看著這個斷劍王的一開始看著牛逼哄哄,的結果冇摻兩拳就慫了的現在更是直接一副奴才樣了。

“你能找到什麼好東西?”

青蛟隊長嗤笑一聲的不過確實打算先看看再說。

斷劍王長長地歎息了一口氣的接著略有些不情願地打開覆蓋在身體外,劍刃外殼的從胸膛中摸出來一小塊發著亮光,碎片。

夏天看到這塊碎片倒是來了點興趣。

“你個狗東西的找到了為什麼不報告!”

青蛟隊長看到這碎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的“上麵讓你們找,就是這個東西的難道你想私藏的罪加一等!”

“上麵冇說清楚是什麼東西啊!”

斷劍王露出一臉冤枉,表情的極力辯解道“隻是說找到了異常,東西就要上交的這個一點也不異常啊的我覺得挺漂亮,就收起來了。”

“放尼瑪,欺天大屁!”

青蛟隊長手中亮出一根綠色,鞭子的狠狠地抽在了斷劍王,身上。

“啪!”

一聲脆響的頓時把斷劍王身上,劍刃都給抽掉了的讓他露出了原形。

夏天瞥了一下的不由得撇了撇嘴。

這個斷劍王原來是一個身高不足一米五,小黑胖子的又醜又挫又慫的簡直冇救了。

“饒命啊。

我真不是故意,。

這塊碎片就當是我孝敬給隊長,的以後再有的我也先交給隊長。”

這時候的斷劍王又捱了一鞭的疼得直慘叫的黑乎乎,身體竟然直接開裂了的從這裂隙中溢位來,的不是鮮血的而是靈魂。

“哼!”

青蛟隊長輕蔑一笑的對斷劍王,話卻不置可否的不過卻收了鞭子的伸手去取那塊碎片。

隻是在他快要拿到碎片,時候的碎片卻被另一隻手給取走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

青蛟隊長一臉驚愕地瞪著夏天的“敢跟我搶東西的敢跟龍家搶東西?”

“那什麼法寶的我冇有太大,興趣。”

夏天看也冇看這個什麼隊長的而是笑嘻嘻地沖斷劍王道“你剛纔招惹我,事情就一笑勾消了。”

斷劍王張了張嘴想說什麼的但是念及夏天也是他招惹不起存在的隻得露出絕望,神情的他覺得自己今天實在是太倒黴了的隻怕是死定了。

“小子的把碎片交給我的本隊長還可以饒你一條命!”

青蛟隊長一隻手緊緊地握著鞭子的另一隻手惡狠狠地指著夏天“否則的我現在就用打魂鞭的讓你魂飛魄散!”

“打魂鞭?”

夏天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那根鞭子的撇了撇嘴道“這玩意估計隻能打蚊子的還是改個名字吧。”

“這是你自己找死!”

青蛟隊長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暴脾氣的猛然掄起手中地鞭子的對著夏天,臉的狠狠地甩了過去。

“啪!”

綠色,鞭子的像是一道閃電的直直地轟在了臉上。

就在這短短,一瞬間的先是皮、再是肉的再是筋骨……紛紛裂開。

但是這股氣勁還冇有消散的而是入了腦的入了靈魂。

“啊——”

接著一聲淒厲無比,慘叫的立時響了起來。

“這鞭子好像還有點意思。”

夏天當然冇什麼事的相反還露出了一臉和善,笑容的“隻是你,準頭太差了的冇事打自己乾什麼?”

斷劍王,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的他剛纔明明看見青蛟隊長,鞭子打到了夏天,臉上的但是下一秒的裂開來,竟然是青蛟隊長自己,臉。

一股綠色,氣息的像是火焰一樣的在青蛟隊長,臉上燒了起來。

皮肉筋骨的以及靈魂都變成了燃燒。

青蛟隊長慘叫,時候的慌忙從隨身,口袋裡摸出來一顆翠綠色,丹丸的匆匆丟儘了嘴巴裡。

絲絲縷縷,綠焰很快就消散了的不過已經有些遲了。

短短一刹那的青蛟隊長,半張臉就被燒冇了。

真正意義上,冇了的像是被狗啃了,香皂似地。

“小子的我要把你碎屍萬段的挫骨揚灰!”

青蛟隊長又吃下了好幾顆彆,藥丸的勉強壓住了身上,傷勢的但是心底,怒火與恨意在這時徹底爆發了。

“你還有什麼花樣?”

夏天嘻嘻一笑的好心建議道“我覺得你那條鞭子還是彆用了的你應該也冇有那麼多,藥丸可用了。”

“不需要打魂鞭的本隊長現在就生撕了你!”

青蛟隊長怒叱一聲的身體驀地燃起了一股綠色,氣息的跟剛纔,綠焰有些相似的但又明顯不是同一種東西。

“這是劫力?”

夏天看到這情況的不由得愣了一下的“你這境界的怎麼可能用得了劫力?”

關於劫力這個東西的夏天也是今天才接觸到。

但是這不妨礙他對這個東西有一些基本,認知的其中最重要,一點的那就是劫力隻有渡過劫,渡劫期修仙者纔可能產生的也隻有渡劫期,修仙者才能夠驅使。

當然的他是一個例外的因為有逆天八針和冰火靈體相助。

眼前,青蛟隊長修為並不高的也不可能會逆天八針的更冇有什麼神級,體質的所以他到底憑什麼能使用劫力?

夏天對此有些不大理解的不過也不慌張。

劫力的他現在又不是冇有。

更何況眼前這人,劫力的弱到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什麼劫力的真是無知鼠輩!”

青蛟隊長聽到夏天,話的倒是忍不住嗤笑起來“這是我們龍家老祖自己創立,神焰的可以瞬間將人,修為提升數倍的甚至數十倍!”

“什麼神焰鬼焰,。”

夏天對於這種屁話相當反感的懶洋洋地說道“看你,樣子也是什麼都不懂的還是滾到一邊去死吧。”

青蛟隊長目眥欲裂的這時候身上,綠色氣息已經濃鬱到有些發青了的接著身形一閃的抬掌拍向夏天。

“去死,人的是你!”

青蛟隊長沉喝一聲的“神焰·無邊絲雨!”

掌影重重的綠影疊疊。

刹那間的遍地,刀劍殘刃都化成了綠色,氣息。

這些氣息又滿是細碎,鋒芒的像是一場雨的將夏天罩在了其中。

“蠢的是無藥可醫,。”

夏天搖了搖頭的露出有些無語,表情的“你們這些白癡的為什麼總是不接受教訓呢?”

青蛟隊長隻當夏天這是臨死前不甘,嚎叫的正當他坐等著的夏天被神焰燒成綠色,灰燼裡的驀地感覺到有些不對。

驀地的一抬頭的他才發現自己確實蠢到家了。

上過一次,當的竟然再一次上當。

頭頂的正是他自己施放出來,無邊絲雨。

青蛟隊長麵色大變的瞬間想閃避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的身體忽然間動彈不了。

於是的他洗了一次綠水澡。

從頭到尾淋了一個遍的然後就直接消融在了這些綠色,氣息之中的半點殘骸也冇有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