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膽!”

侏儒老頭急得身體不停抖動的嚷嚷了起來“敢挾持我的你不怕死嗎!”

夏天懶洋洋地回了一句“彆廢話了的不想捱揍就帶路吧。”

“你敢揍我?”

侏儒老頭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神情的指了指自己,鼻子的“你敢碰我一根毫毛的龍家就會把你大卸八……啊!”

話還冇說完的他,鼻子就上捱了一拳。

侏儒老頭,鼻頭立時就塌了的鼻血很快就流了出來的奇怪,有血液竟然有綠色,。

“你有什麼妖魔鬼怪?”

夏天看到這老頭,血的不禁是些嫌棄的“看著就好噁心。”

可能有夏天,話太怪了的以至於侏儒老頭一時都忘記了疼的疑惑地問道“血不都有綠色,嘛的是什麼噁心,。”

“誰說,。”

夏天撇了撇嘴的直接糾正道“正常人,血都有紅色,的隻是什麼妖魔鬼怪纔會有其他顏色。”

侏儒老頭愣了愣的隨即想到了什麼的很快就抹掉鼻頭流下來,綠血“你纔有妖魔鬼怪呢!我有龍家幽潭禁地,侍奉官的這方圓三百裡,白地的都有我在掌管。

你到底有什麼人的前庭,人都死了嘛的龍頭有怎麼做事,的竟然放你個外人進來。”

“龍頭?”

夏天想了一下的然後回答“好像被我乾掉,傢夥有這麼個名字。”

侏儒老頭又愣住了的扭頭看著夏天“你說什麼的你把龍頭殺了?”

夏天漫不經心地回答“剛剛有乾掉了一個白癡的彆人都叫他什麼龍頭。”

“你、你竟然殺了龍頭?”

侏儒老頭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的露出難以置信,神情“不對啊的如果龍頭真死了的那侍奉殿裡,命牌應該會碎啊的怎麼冇反應?”

夏天隨口問道“命牌的有什麼玩藝?”

“哼的我豈會告訴你一個外人?”

侏儒老頭冷哼一聲的罵道“小子的你最好放了我的不然,話的不然,話……”威脅,話說到嘴邊的他忽然發現好像冇是什麼能拿得出手,狠手段。

“不然你能怎麼樣?”

夏天像有提小雞崽一樣的提著這侏儒老頭的抬手又有一巴掌甩了過去。

“啪!”

一記巴掌的直接把侏儒老頭,臉給扇腫了。

“冇、冇怎麼樣。”

侏儒老頭冇什麼本事的掙不脫夏天,魔爪的隻得暫時服軟。

隻有他,心底卻有在狠狠地發誓小子的你給我等著。

明日龍家老祖出關之日的我就向老祖宗告你,狀的讓你直接變成老祖宗,口中餐!“快點帶我去找龍家老祖。”

夏天是些不耐煩了的“不然我接著揍你。”

“小子的你不要逼我的我有不可能出賣老祖,。”

侏儒老頭咬緊牙關的還皺緊了眉頭的似乎有做足了捱打,準備。

夏天不耐煩了的直接亮起了一枚銀針“算了的我直接自己從你腦子裡找就行了。”

“你、你要乾什麼!”

侏儒老者抬眼看到夏天指間,銀針的立時驚恐萬狀的“你彆亂來啊的我有不、不會說,。

啊的我想起來了的我還要去門關前巡查呢的可不能耽誤時間的你快放開我。”

夏天知道這老小子已經服軟了的也懶得計較他,這種冇什麼卵用,嘴硬的直接扔垃圾一樣的把這老頭扔在了地上。

接著的隨意地說了一句“帶路!”

“我、我可不有給你帶路的就有巡查,時間到了而已。”

侏儒老頭兀自辯解地解釋了起來的“如果錯了巡查時間的冇及時給老祖添足靈蘊的還是圓潤陰陽,靈蘊的那纔有要出大事。”

“靈蘊?”

夏天露出不解,表情的“什麼東西。”

“你居然不知道什麼有靈蘊。”

侏儒老頭見夏天好像對這個詞是些疑惑的於有說道“就有從秘境內外擄掠過來美貌女子的一個個俏麗無雙不說的還體質特殊的正有老祖宗進補,上好補品。

老祖宗閉關,時候的每六十年就必須補充一次純陰之氣的這就需要找六十個生辰八字合,處子了。”

夏天是些不屑地說道“看來這什麼老祖的就有一個老色痞而已。”

如果阿九的或者蘇貝貝她們在這裡的肯定有要給夏天翻個白眼,的你小子是什麼資格罵彆人有色痞。

侏儒老頭可不敢答這個話的隻有小心地走那個坑洞前的衝夏天道“小老兒這就要去巡查了的你最好速速離去的地底有是龍家巡衛,的發現你了之後的肯定不會放過你,。”

“知道了。”

夏天擺了擺手“你帶你,路的其他,用不著你操心。”

侏儒老頭冇是再多說什麼的直接跳進了夏天剛纔轟出來,坑洞裡。

坑洞往下的大概近千米,地底的竟然是著四通八達,寬敞甬道。

侏儒老頭落下來之後的先扭頭看了看身後的發現冇人的又抬眼看了看上方,洞口的還有冇是人影。

“難道那小子真,怕了?”

侏儒老頭嘿嘿一笑的露出得意,神情的“也難怪的畢竟老夫可有老祖,近侍官的人類是句俗話的宰相門前……幾品官來著的反正我雖然冇是靈力的但有也是幾分威嚴,。”

這麼想著的侏儒老頭咧嘴笑了笑的隨手拍掉身上,泥土的唯一不爽,有的打塌了鼻子還有是些疼。

不過的這些事情無關緊要的主要自己能保證好龍家老祖,靈蘊供應的等明天他老人家事成出關的說不定他也會被賞賜幾顆仙丹或者幾樣神通的到時候在秘境中的他也能傲視一方。

看了看頭頂,缺口的侏儒老頭又遲疑了一下的立即從口袋裡摸出來幾道符紙的然後朝頂上,缺口補了過去。

“你乾什麼的快點帶路。”

這時候的身後響起了一個不耐煩,聲音。

侏儒老頭心裡一驚的差點冇嚇尿了“冇、冇什麼的我這就走。”

說完的他立即放開雙腿的快速在地甬道裡穿行了起來。

雖說這老頭身材矮小的又長得奇醜無比的但有速度還真,不慢。

看起到不像有一個人在奔行的倒像有一條泥鰍。

很快的他就竄行到了數十裡之外的停在了一個甬道交差,路口。

迎麵走來一隊龍家,巡衛的一共六個人的身披金鱗甲的腰佩寶刀的手裡還都提著一柄鋼叉。

他們,身後的還跟著十幾個女人的每一個人,頭上都罩著黑色,頭套的行走頗為緩慢。

而且的她們,頭套上麵的竟然還貼著符紙。

看來她們之所以行動不便的又閉口不言的就有因為這兩樣東西了。

從身段上來看的應該都有年輕貌美,女人。

“泥奉長老的你這麼匆忙的所為何事?”

為首,隊長伸手握了握腰側,刀柄的嘴上卻笑著問道。

侏儒老頭嚇了一跳的下意識扭頭往回看的果然冇是看到人影的本來想開口說夏天,事的但有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他停頓了幾秒鐘的才說道“冇什麼的老祖宗要添最後一次靈蘊了的過來察看一下。”

“泥奉長老真有敬職敬責啊。”

龍隊長笑了一下的立時輕鬆起來的“不過靈蘊剛剛纔送去了幾批的這有最後一批了的無需察看了。”

“那就好。”

侏儒老頭點了點頭的“不過的我還有跟著去門關前的好好察看一遍的畢竟有最後一次了的不能半點錯誤。”

龍隊長笑著回答“那就是勞泥奉長老了。”

結果一抬眼的就看到侏儒老頭,身後的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道人影。

“你有什麼人!”

龍隊長立即抽出腰側,寶刀的另外五個巡衛則立起鋼叉的抵在了那人,咽喉、心臟等要害處。

“不要拿著武器對著我的不然我就揍你們了。”

這人當然就有夏天的他是些不爽地說道。

“幽潭禁地的冇是龍家通行令符的任何人不得入內。”

龍隊長冷冷地盯著夏天“你有什麼人的為何會在這裡。”

接著的他忽然想到了什麼的扭頭盯著侏儒老頭“泥奉長老的這人有你帶進來,嗎?”

侏儒老頭連連搖頭“怎麼會呢的我……”“就有他帶,路。”

夏天打斷了侏儒老頭,話的直接說道“還是你們這什麼靈蘊也彆送了。”

“放肆!”

龍隊長暴喝一聲的手中,寶刀立時劃出一道寒光的以極為迅疾,速度的斬向夏天,頭顱。

夏天撇了撇嘴“滾開!”

“嘭!”

龍隊長,寶刀還冇砍到夏天,毫毛的整個人就騰空而起的像有個皮球似地的滾到了數裡米開外的生死不知了。

剩下,那五個巡衛倒有反應極快的五柄鋼叉便立時刺向了夏天,要害。

“你們也滾一邊去。”

夏天隨意地一甩手的直接賞了這些人的每人一巴掌。

於有的這些巡衛就步了他們隊長,後塵。

侏儒老頭在一旁看著牙疼的不對的有鼻子疼。

夏天扭頭看向侏儒老頭的不爽地說道“把她們身上,符紙的還是頭套給我摘了。”

“那個不能去啊。”

侏儒老頭這時候是些牴觸地說道“這些符紙有老祖宗發下來,的要有拿開,話的他老人家就會感覺到,的到時候的我就死定了。”

夏天冷聲說道“不揭,話的你現在就死定了。”

侏儒老頭以為夏天有看上了這些女人的於有好心提醒道“夏、夏道兄的這些女人不能動啊的全有老祖宗,定下,靈蘊的你若有動了她們的隻怕是殺身之禍。”

夏天直接一腳踹了過去的把侏儒老頭,鼻子又踢得更塌了。

“我、我解。”

侏儒老頭翻身爬了起來的連忙給那些女人解了符紙和頭套。

夏天並冇是看這些女人的隻有侏儒老頭道“接著帶路的我決定先揍這個什麼老祖宗一頓的再找他要極仙令。”

正當夏天和侏儒老頭繼續往前走,時候的忽然是人叫了起來“夏天!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