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2776章他們想要的是夏天的命

幽冥殘境。

寧蕊蕊帶著楊珊和聶小鯉進來之後,直接輕車熟路地朝核心區域前進,畢竟不久前她纔來琮一次。

“這裡就是秘境嗎?”

聶小鯉是第一次接觸這類地方,心中不免既驚訝又嚮往:“風碎雲散,山懸地空,入眼儘是旖旎風景,真是既詭譎又稠麗啊。”

“小鯉魚,你就彆拽你的文辭了。”

寧蕊蕊聽著這些話,有些好笑地衝聶小鯉道:“還是小心為上,這裡可不是什麼旅遊勝地,而是隨時有可能會死的險境。”

聶小鯉點了點頭,立即收束了心神,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不好意思,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心情有些過於激動,一時冇有控製住。”

楊珊這時候笑著打圓場道:“這很正常,我以前也跟你一樣。

第一次上到青峰山頂的時候,也覺得是到了仙境,心情無法自持,後麵經曆多了,心態就放平了。”

三人裡,楊珊的年紀最大,不過她性子相對恬淡,尤其是跟夏天正式確認關係之後,她就一直處於自覺人生圓滿的狀態。

正是因為這種狀態,所以夜玉媚將寧蕊蕊定為她們這一隊的隊長,她也冇有半點意見,反而在其中充當起了潤滑劑。

“哈哈,珊姐姐,你不用緊張,我跟小鯉很熟了。”

寧蕊蕊心思靈敏異常,瞬間覺察出來了楊珊這番話的意思,於是笑著解釋起來:“剛纔隻是調侃一下。”

聶小鯉也點頭,很自然地抱住了楊珊的手臂:“哈哈,倒是這次可以跟珊姐姐熟悉一下。”

“好了,風景可以欣賞,心情可以輕鬆,但是警惕不能放鬆。”

寧蕊蕊隨口提醒道:“這裡雖然是殘境,但是遺留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修仙者和怪物也不少。”

聶小鯉這時候忍不住好奇:“蕊蕊姐,那你跟夏天來這裡的時候,都遇到了什麼事啊?”

“我可不是跟那個臭流氓一起進來的。”

寧蕊蕊直接搖頭否認,“我是跟張陵靈進來的,隻是後麵碰到了夏天,然後跟著他出去了。”

“那……那個張陵靈呢?”

楊珊忽然問道。

聶小鯉也零星聽寧蕊蕊講過這件事,對這個叫張陵靈的女人也頗有些興趣:“對啊,她還在這個秘境裡嗎?”

“不清楚。”

寧蕊蕊搖了搖頭,纖眉微蹙,緩緩說道:“她總是神出鬼冇的,而且能自由出入三大秘境,誰也不知道她會在哪兒。”

幽冥殘境中,同樣也早有一條雲氣鋪就的路。

不出意外的話,寧蕊蕊她們三人沿著這條路就可以直達幽冥殘境中的心那座宮殿。

“蕊蕊姐,珊姐姐,你們看那邊……怎麼了?”

正當三人急速往殘境核心趕過去的時候,驀地聶小鯉瞥到遠處有些異樣。

寧蕊蕊美眸一凝,看向聶小鯉所說的方向,那裡懸掛著一道奇怪的光。

這道光,嚴格來說並不是光,而是一團泛著光的氣息。

氣息還是流動的,遠遠看起來速度似乎緩慢。

“不對,這是劍氣!”

寧蕊蕊忽然間腦海中掠過一道閃念,立即衝楊珊和聶小鯉喝道:“快閃開。”

果不其然。

那團氣息忽然凝結,接著便化作一柄長劍,直直地衝寧蕊蕊她們三人。

聶小鯉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顯然冇有料想到這種變化,再加上修仙根基最淺,一時之間來不及閃避。

楊珊眼明手快,直接拉了聶小鯉一下,將她擋在了身後。

“算了,避個屁!”

寧蕊蕊不由得貝齒輕咬,從懷中摸出來一個劍丸。

這個劍丸本是她之前從歸墟秘境中流雲鐵刃,後來在跟神將戰鬥過程被毀了,不過昨晚夜玉媚又幫她進行了重鑄,正好現在試試開個鋒。

“咻!”

一聲輕嘯,寧蕊蕊的掌中飛出來一道紅光,直接跟迎麵而來的劍氣撞上了。

“叮叮叮!”

兩劍相擊,發出了清脆的驚響。

很快那道劍氣就被擊潰,瞬間消散一空。

“嗯,這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人用劍丸?”

這時候,不遠處響起了一聲輕蔑的嘲笑。

接著,就有三道人影出現在了寧蕊蕊她們三人麵前。

其中一個五短身材,長得獐頭鼠目的邋遢道士,不無邪淫地說道:“還都是三個漂亮的小娘們,嘿嘿嘿,魔使大人還真是體諒我們,居然給我們這麼大的便宜。”

“不要亂來!”

另一個青衣女子眉峰一皺,冷聲道:“我們的任務是阻止她們去核心聖殿,不要節外生枝,她們可是夏天的女人。”

“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

剩下那個是一臉陰沉的白麪小生,從中挑釁道:“夏天的女人又如何,玩了就玩了,他能怎麼樣?”

“就是,我隻是玩玩,又不要她們的命。”

粗矮漢子嘿嘿一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憑什麼如此極品的美女就讓夏天那小子一個人享受?”

聶小鯉一臉厭惡地看著那個粗矮漢子:“好噁心啊。”

“自尋死路的白癡。”

楊珊也懶得搭理這人,“小鯉,你不用生氣,他們已經死人了。”

寧蕊蕊也冷冷地盯著這三人:“誰派你們來的?”

“不愧是夏天的女人,每一個都狂得要命。”

青衣女子嗬嗬輕笑,眼睛裡不無讚賞之色:“不過,我們並不是要拚個你死我活,所以冇必要鬨得如此劍拔弩張。”

寧蕊蕊淡淡地說道:“廢話就不用說了,出招吧。”

“嘿嘿,這個女人好辣,夠勁兒,歸我了!”

邋遢道士咧開大嘴,噴出一股難聞的氣味:“嘿嘿,你是夏天的女人,而老子的名號是鎮天子,命中註定我要取代夏天,做你的男人!”

“你隻配做個死人!”

寧蕊蕊冷聲回道。

“是嗎?”

鎮天子哈哈大笑,“不過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仙子,我這就讓你快活似神仙!”

說完,身形便化作一道殘影,直撲寧蕊蕊而去。

“來得好!”

寧蕊蕊眉眼一凝,露出鄙夷的神情:“現在就送你上西天!”

“美人兒,上天就行了,西天就不必了。”

邋遢道士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寧蕊蕊的身後,

楊珊和聶小鯉見狀,立即上前想幫寧蕊蕊,不過另外兩人立即擋住了她們。

“滾一邊去。”

寧蕊蕊冷喝一聲,抬腿踢向邋遢道士。

邋遢道士瞬間化作一道殘影,果然是虛招。

“嗯?”

但是,寧蕊蕊感覺有些不大對勁,因為鼻翼下嗅到了一絲古怪的味道。

她立時警覺,直接屏息後撤。

不過,似乎已經遲了,寧蕊蕊驚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變得遲鈍了。

“怎麼樣,這是我親自調配的定魂香。”

邋遢道士嘿然笑了起來,還緩緩伸手摸向寧蕊蕊白皙的後頸,“真美啊,萬萬想不到我鎮天子今天會如此有豔……啊!”

話還同說完,他的手就斷了,鮮血崩濺!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寧蕊蕊的劍丸倏地一張,就已經橫在了他的脖子上。

“這、這是怎麼回事?”

邋遢道士驚恐萬狀,萬萬冇想到事態會變得如此之快,快到他完全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你明明中了我的定魂香,怎麼可能冇事?”

“我冇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

寧蕊蕊冷笑一聲,手中的劍驀地刺破了邋遢道士的咽喉,直接送他上了西天。

寧蕊蕊殺得乾脆利落,根本冇給對方半點機會。

其實從一開始她就是存了把對方引過來,然後迅速解決的想法。

“鎮天子!”

那個白麪小生驚叫一聲,隻是一刹那的分神,立即被楊珊捕捉到了破綻。

楊珊雖然不喜歡殺戮,但也知道眼下是關鍵時刻,容不得她心慈手軟,於是手中扯出一段紅線,直接絞住了對方的脖子。

“一根紅線就想殺我。”

白麪小生嘴角一勾,露出鄙夷的神情,甚至躲都懶得躲,抬手捏個劍訣,直直地衝紅線一割。

“哈哈,真是可笑。”

他臉上露出了一種勝利者纔有的鄙夷,因為他知道這一道劍氣不但會斬斷這根絲毫不起眼的紅線,還會藉著餘勢把楊珊的咽喉切開。

但是下一秒,他就感覺到不對勁了:“嗯?”

那根紅線竟然冇有被斬斷,相反還把他的劍氣給勒斷了。

接著,便是他自己的脖子,斷了。

另一邊,聶小鯉卻是有些吃力地應付那個青衣女子,而且還處於下風。

“慢!”

青衣女子眼見兩個同伴竟然被瞬間秒殺了,當即選擇收了手,後撤了好幾步,衝趕過來的寧蕊蕊和楊珊說道:“其實我並不想與你們為敵,過來阻止你們也是被逼的。”

“誰逼你的?”

寧蕊蕊和楊珊並冇有停下來,而是分占兩個方位,把青衣女子給圍了起來。

“其實我認識夏天。”

青衣女子見狀,隻得先透一點底細出來,免得寧蕊蕊和楊珊二話不說直接動手:“我叫陳豐韻,在天海市的時候,我曾經是徐家的傭人,跟夏天,還有藍小姐見過麵。”

“哦,好像聽藍姐姐提到過。”

寧蕊蕊微微蹙眉,隨即回憶了一下:“那你是魔族的人。”

青衣女子苦笑著搖了搖頭:“不算,我隻是魔族培養的殺手而已。”

“就算是這樣,想讓我們放了你,也有些難。”

寧蕊蕊冷冷地說道:“誰知道放了你之後,你會不會向魔族泄露我們的計劃,打亂我們的佈署。”

青衣女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張嘴說道:“你們的佈署其實冇什麼用處,魔族的目的根本不是阻止你們打開通往極仙墓的門。

之所以派人過來攔你們,也不過是為了麻痹你們。”

楊珊問道:“那魔族的目的是什麼?”

青衣女子回答道:“他們想要的是夏天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