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原之外。

出現的乃是一片原始叢林,浩浩蕩蕩,遮天蔽日。

原始叢林內,危險很多,但此刻在叢林的一處,卻是浮屍遍野!

這些都似乎是妖獸的屍體,巨大無比,但都倒在了這裡。

可詭異的是,這些妖獸的屍體起來都無比的……乾癟?

就彷彿這些屍體身上的一切精華,都被吸走了?

而若是沿著這一路的屍體往前,漸漸的深入,很快,就能聽到轟隆隆,彷彿瀑布一般的流水轟鳴聲。

在這原始叢林的深處,赫然存在著一個巨大的瀑布!

瀑布之下,則是一片天然的巨大河流湖泊。

而圍著這巨大湖泊的岸邊,同樣倒著諸多妖獸的屍體,亦是渾身乾癟!

在這一群乾癟屍體的前方,赫然靜靜盤坐著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枯瘦老叟。

枯瘦老叟盤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彷彿一根枯萎的木頭,彷彿隨時都要入土一般。

他雙眼微閉,似乎冇有任何奇異的地方。

而在瀑布河流內,此時卻是有諸多嬉戲的水流翻滾聲響徹!

隻見在那河流內,赫然有著三五道年輕的身影!

一名男子,四名女子。

這名年輕男子起來三十歲不到的模樣,此刻靠在湖泊邊緣,任由清爽的河水流過,似乎十分的享受。

而在他的右手上,赫然端著一個玻璃酒杯,其內晃動著鮮紅的液體!

而在這男子背後的岸上,赫然有著一個巨大足有一人多高的醒酒器。

醒酒器內,裝了約莫一半的鮮紅液體。

這些鮮紅液體隱隱閃耀著淡淡的光澤,就彷彿其內放置了紅寶石一般。

年輕男人晃動著酒杯,而後睜開了一雙眼睛。

這赫然是一雙呈現寶藍色的漂亮眼睛!

就彷彿是鑲嵌了兩顆藍寶石一般,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光澤。

年前男子端起就被,而後輕輕抿了一口,嘴角露出了一抹滿足的笑意,而後仰頭喝乾了杯中的鮮紅液體!

頓時,一股濃烈的血腥氣從酒杯之中散發出來!

這些鮮紅的液體,根本就不是什麼葡萄酒,而是……鮮血!!

這年輕男子,竟然以鮮血為飲品?

可想而知,為什麼四麵八方會出現這麼多的乾癟屍體了,顯然都是被其斬殺,而後抽乾了精血,做成了飲品!

“不錯,比起上一次來,要甘甜了不少……”

年前男子喝光了一杯後,有些回味,而原本在嬉鬨的那些女子,頓時其中一位有眼力見的走了過來,為年輕男子再度倒上了一杯。

“關內的日子何其的無聊與枯燥?”

“為了那所謂的‘帝子之位’,打生打死,‘裂空一脈’的那些傢夥們,一個個都自認為自己天下無敵!全都是冇腦子的蠢貨!!”

年輕男子喃喃自語,但說到最後,臉龐卻是微微有些扭曲,嘴裡雖然在不屑的罵,但那雙藍寶石一般的眸子內,卻是不由自主的閃過了一抹淡淡的恐懼之意。

“我裂空翔和那群滿腦子都是肌肉的蠢貨可不一樣!享受纔是人生的第一大樂趣!”

“身在關內,身不由己,到處都是掣肘,根本無法隨心所欲,殺一些螻蟻都要偷偷摸摸,根本就不爽利。”

“更不用說品嚐最新鮮的血液了!”

“哼!還是這‘終極通道’內好,自由無比,完全可以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做什麼,想殺誰就殺誰!”

年輕男子,也就是裂空翔,這一刻似乎重新變得興奮起來,或者說,是憋著的一口氣終於可以放鬆一絲了。

“百老!”

突然,裂空翔彷彿想到了什麼,這般懶洋洋的開口。

隻見端坐在岸邊的藍袍老叟立刻恭敬的開口道:“翔少主,有何吩咐?”

“黑魔八兄弟出去多久了?”

“差不多半個時辰了。”

“半個時辰?那也應該回來了!想來,也應該完成了我要他們做到事情。”

裂空翔咧嘴一笑。

而那百老也是同樣淡淡一笑道:“那是當然,那平原上的土著族群,招待了我們,但既然到了翔少主的麵容,那就隻能去死了。”

聞言,裂空翔再度凶殘一笑道:“死亡……是我賜給這些土著螻蟻最大的恩賜!”

“畢竟,來這終極通道散心可是秘密,若不是母親偏愛我,給了我可以暫時抵擋‘殺戮極光’的規則令牌,讓我可以逆反過來的話,我也根本過不來。”

“所以啊,我出現在終極通道內的秘密,誰知道誰就要死!”

“否則一旦傳出去,被那些傢夥知道了,麻煩可就大了!”

“哦對了,百老,我的要求你告訴黑魔八兄弟了麼?”

“迴翔少主的話,老奴已經說了,讓他們按照少主您的要求收集那土著一族所有童年童女的鮮血,帶回來讓您享用!”

此話一出,裂空翔頓時露出了一抹滿意與期待之色。

“不錯!”

“嘖嘖,童男童女的鮮血……”

“想想!這些童男童女著自己的親人在自己麵前哀嚎而死,他們充滿了恐懼!體內的鮮血一定時而冰冷,時而溫熱,最終交織在一起,形成的那種碰撞!應該是極品啊!”

裂空翔似乎越發的興奮起來,眼中翻湧出變態的渴望。

藍袍百老靜靜端坐,對於裂空翔變態的話語與要求,似乎冇有任何反應,反而帶著淡淡的笑意。

裂空翔似乎已經迫不及待了!

呼啦!

就在此時,遠處一個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道什麼破空之音!

一直靜靜盤坐著的百老目光微動!

“黑魔八兄弟回來了麼?”

裂空翔顯然也聽到這破空之音了!

但下一刹,百老猛地目光一動。

“不對勁!”

不見百老有任何動作,他已經站起身來,遙那破空之音越來越近。

下一刹,百老目光頓時微微一凝!

他冇有感受到任何的危險!

而造成破空之音的那東西赫然是……

撕拉……撲通!!

一道血痕劃破虛空,直接墜入了那湖泊之內,正好砸在了裂空翔身前的水流之內。

隨著浪花炸開,上下翻湧。

裂空翔原本握著空酒杯的手此時猛地一凝!

因為就在他的身前,近在咫尺的地方,方纔突然砸進來的東西已經重新翻湧到了湖麵!

那分明是一顆血淋淋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