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不瞑目!

滿臉凝固著無儘的恐懼與絕望!

就這麼似乎盯著近在咫尺的裂空翔,鮮血從脖頸處溢位,早已染紅了這一處的水流。

而裂空翔此時麵色變得冰冷!

“黑魔八兄弟的老八!”

百老此時已經來到了虛空之上,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冰冷至極的波動,目光如刀,掃視虛空。

四個豔麗的女子此時瑟瑟發抖!

而裂空翔卻是突然伸出了一隻手,將那老八的頭顱從水裡拎了起來!

拎到了自己的跟前。

突然!

裂空翔笑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裂空翔笑的越來越大聲,笑聲越來越刺耳,他身上的青筋都彷彿暴凸了起來!

另一隻手中的酒杯此時已經被捏的粉碎!

嘩啦一聲,裂空翔就從水流之中站起身來!

“黑魔八兄弟的老八,是他們八個之中最小的一個,也是最少疼愛的一個,結果隻剩下了一顆頭!”

“那麼豈不是說其餘七人,連頭都找不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刻的裂空翔不出來是憤怒還是高興,十分的詭異。

一旁的四個秀麗女子瑟瑟發抖,俏臉煞白!

“好啊!”

“真是太好了!”

“在這終極通道內,竟然能碰到將黑魔八兄弟給殺光的人!哈哈哈哈哈!”

百老則是立於虛空之上,周身盪漾出來的波動越發的可怖起來,雙眼之中也閃耀出駭人的光芒。

下一刹。

“來,他們八個就是你養的狗?”

一道冷漠的聲音由遠及近驀然響起,頓時打破了這裡的死寂。

就連轟隆隆的瀑布聲也根本蓋不住。

百老一雙眼睛頓時刷的一下盯住了其中一個方向!

隻見在百老的目光儘頭,一道高大修長的身影一步一虛空正緩緩走來。

他的速度並不快,但每一步踏出,卻都彷彿是瞬移一般,眨眼之間就靠近了很多。

不過三五步的功夫,這道身影就來到了瀑布之前,居高臨下的向了百老,以及水池內的裂空翔。

來人,自然正是葉無缺。

在解決了七人後,葉無缺一個身上,直接跟在了那老八的身後。

最終確定了老八逃竄的方向就是這個原始叢林,也在踏入原始叢林的一瞬間,葉無缺感知到了這裡存在的氣息。

也就知道了這八名漆黑戰甲身影幕後的人,此時就在這瀑布之下。

所以,葉無缺毫不猶豫的直接解決了那老八,把他的腦袋擰下來先當見麵禮送來。

“哈哈哈哈哈!”

“就是你……”

“殺了黑魔八兄弟?”

水流內,裂空翔拎著黑魔老八的頭顱,突然這般開口,笑聲也變淡了下來。

旋即,裂空翔便轉過身來,神情詭異的臉色,向了葉無缺,但一雙藍寶石般的眸子內,卻是跳動著令人心悸的光澤。

葉無缺冇有開口,但他的目光已經掃過了立於裂空翔身前那巨大的醒酒器,到其內盛放的鮮血。

而一路住過來,到的無數乾癟屍體,也讓葉無缺此刻瞬間明悟了過來。

一個喜歡喝血的瘋子?

但旋即,葉無缺的目光就變得更加的攝人。

來之前那八個傢夥滅殺蒙羽真人一族的真正理由,就是因為眼前這個人的癖好?

嘩!

站著的裂空翔突然將手中黑魔老八的頭顱給隨意的扔了出去,就彷彿扔垃圾一般。

“這位……仁兄!”

裂空翔的態度陡然變得親和起來,他盯著葉無缺,一臉笑眯眯的模樣。

“能夠將黑魔八兄弟這八條狗殺掉,足以證明你是個人才!雖然是終極通道內的土著生靈,但你的實力,不容小覷。”

“隻有活著的人纔有資格讓我側目,已經死了的,那就隻能是垃圾了。”

“對了,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裂空翔!”

“來自道神第十關。”

“乃是‘裂空一脈’的少主之一。”

“我欣賞你,是一個人才,呆在這垃圾場一樣的終極通道內,實在是浪費生命。”

“所以。”

“你有冇有興趣……”

“為我做事?”

這一刻的裂空翔起來哪裡有之前嗜血的變態模樣?

反而透著一種大家風範。

他竟然對葉無缺發出了邀請,似乎是上了葉無缺,要將葉無缺招攬到自己的麾下。

“年輕人……”

而此刻,同樣虛空,盯著葉無缺的百老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翔少主哪怕在第十關內,也是出身高貴,甚至尊貴到你無法想像的存在!”

“翔少主可從不怎麼輕易的口招攬他人。”

“你殺了黑魔八兄弟,本來應當罪該萬死,淩遲都不為過,而我也本來該讓你嚐到世間最大的苦楚!”

“但既然翔少主開口了,給了你一步登天的機會,那就是你三生三世修來的福氣!”

“你最好要抓住啊……”

百老的聲音之中彷彿透出了一絲驚奇與感慨,他盯著葉無缺繼續道。

“你知不知道翔少主是什麼人?”

“彆說入駐翔少主的麾下,整個第十關內,想要成為翔少主身邊跪著的一條狗,都不知道有多少生靈哭著喊著要啊!”

“我的出來,你很自傲,甚至傲氣沖天,認為自己很厲害。”

“這是屬於年輕人的銳氣,你能擁有,不算壞事。”

“而你也估計想走出終極通道,去往傳說之中的第十關。”

“現在,千載難逢的機會已經擺在你麵前了,你可千萬要抓住啊!”

“天地之高遠,前路之浩瀚,根本不是你能想象萬一的!”

“若是跟在翔少主身後,這纔是你最大的造化!”

“我平常話是很少的,年輕人,這一次破例和你說了這麼多,你要學會珍惜啊……”

“現在,給你十息的時間想清楚,做出決定。”

“若是願意跟在翔少主身邊,那麼自此獲得一步登天,魚躍龍門,逆天改命的機會。”

“若是不願意的話,那翔少主自然也不會強求,畢竟強扭的瓜不甜,不過,如此一來,你就需要為你做下的事情付出代價。”

“代價呢,隻有一個字,那就是……”

“死!”

百老這最後一個字眼透出了一種極致的冷漠。

“好了,年輕人,現在倒計時開始……”

“十、九、八……”

盯著葉無缺,百老一邊倒數一邊露出了一種高高在上的冷笑。

而站在水流內的裂空翔,也是一臉饒有興趣的著虛空之上的葉無缺,等待著倒數結束後葉無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