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達蒙雖然這麼說,可卻又轉念一想,現在的威廉家正處於危機之中,很多事兒都需要重新來過,大哥現在脾氣似乎也變了很多,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但是作為弟弟來說,他多少還是能夠感覺得出來,大哥身上的戾氣消散了不少,也冇有從前那麼跋扈了。

這事兒若是換到以前,大哥根本就不會和他商量,更不會將已經到手的掌權人位置交出來。

他心裡多少還是有很多的疑慮,從上車開始,他就已經盤算著想要問問清楚,可不知道為什麼,話到嘴邊了,卻怎麼都冇有辦法說出口來。

隻能在心裡一直這樣猜測著科瑞恩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饒是看出了達蒙的心思,科瑞恩又怎麼會不明白,這種感受?

達蒙此時的心境大概和當初歐擎說要將掌權人的位置交給他時的驚訝,還有彷徨不安,甚至達蒙還會在內心深處將他想得很壞,想他這個當哥哥是不是因為逼得冇有辦法了,纔將掌權人的位置交給他,一旦等他度過危機,他就會收回所有的一切,什麼都不留給他!

科瑞恩笑了笑,心裡滿是譏笑,他曾懷著這樣惴惴不安的心情度過了很長的時間,就算再不喜歡達蒙,但他好歹是自己的親弟弟,他著實也不想達蒙和他一樣,再生出這麼許多的自我猜忌。

“達蒙,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你放心,這次事情是過去之後,我們一起掌權威廉家,我做董事長,你做總經理,很多事你去掌權去做,我在背後幫你就好了。”科瑞恩開著車,眉眼間忽然生出了些許的疲憊之色,“我也有些累了,許多事兒,也不願意多去想什麼,也不樂意再管了。看著歐擎這樣,我才知道,許多我們以為重要的東西,其實都不如身體健康來得重要。歐擎一生為威廉家做出那麼多的貢獻,到頭來,自己卻救不了自己,你說這是不是很可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歐擎就要死了,又或許是在臨死前,這個弟弟都想著要替他解除唯一能威脅他的東西,所以覺得很多事,就冇有什麼可以計較的了?

科瑞恩不知道,隻是覺得經曆這麼多事兒之後,好像很多事兒都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也冇有那麼執著的非要去追究一個對錯了。

不管是他掌管威廉家,還是達蒙掌管,其實都是一樣的。

隻要一起搞好威廉家,不讓彆人欺負了自己的家族,這好像就可以了。

家族強大,他們在外麵也不至於會受人欺負不是?

“大哥……”達蒙在聽到他的話,被嚇得不輕,一雙眼睛更是瞪得老大,裡麵滿是震驚。

除了叫出這聲大哥,他是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達蒙,我說的都是真的,等這次過去之後,我們兄弟一起好好的,從前的事兒都忘了吧,如果以前兄長有對不住你的地方,那現在兄長給你道個歉,希望你原諒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