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越大軍陣營中。

莫劍典正向著前方的關隘之城奔赴而去,前方的關隘之城,城門已經浮現在大越鐵騎眼前了。

巨大的城牆,巍峨聳立。

若非先前東島大軍一心撤離,單憑這座關隘之城,或許也能抵擋大越鐵騎一陣子。wp

而即便如此,東島大軍分派出一些人馬在此斷後之時,也依舊是給大越鐵騎造成了一些麻煩。

而現在,這座關隘之城已經落入了大越鐵騎的掌控之中。

即便北盛禁軍趕來追擊,也必定南越攻破這座關隘之城。

可就在這時。

轟隆隆!

炮火的轟鳴聲,驟然便在後方響徹開來。

如同滾滾雷鳴,接踵而至。

甚至,在短時間內,不斷地向著大越鐵騎這邊追擊而來。

“北盛……開炮了?”

隻一瞬間,莫劍典心中便意識到了眼下的情況。

北盛大軍必定是在向大越鐵騎這邊開炮。

可緊接著,他又意識到了眼下的情況有些許不對。

北盛大軍雖說是一路追擊,可他們畢竟距離大越鐵騎還有著一段距離。

就算是北盛大軍的炮火波及範圍很廣,能夠稍稍觸碰到大越鐵騎陣營。

也應當是無法造成太大的傷害。

為何北盛大軍,會在此時開炮?

然而。

當莫劍典的目光落在後方之時,他整個人卻都在一瞬間呆愣住了。

後方的地麵上,正有著漫天的火海向著大越鐵騎這邊蔓延而來。

轟隆隆!

入眼所見,更是能夠看到接連不斷的爆炸場麵。

火海便隨著這接連不斷的爆炸,向著大越鐵騎這邊轟擊而來。

“這……”

莫劍典張開嘴巴,卻愣是冇能說出話來。

火海在向著大越鐵騎這邊追擊?

怎麼可能?

但緊接著,他便意識到了眼下的情況。

“那是我們先前所丟下的轟天雷!”

“被北盛大軍搶先一步引爆了!”

“爆炸隨著咱們丟下的轟天雷,在向著我們大越鐵騎這邊追擊而來!”

那北盛盛王,連這一步都算到了?

還是說,北盛盛王是在隨機應變,眼見著大越丟下轟天雷當作防線。

便索性引爆這些轟天雷,讓爆炸席捲大越鐵騎陣營?

來不及多想,他便又急忙看向身邊的陳虎象。

卻見陳虎象一臉平靜,就隻是在靜靜地凝視著後方炮火連天的景象。

似乎即便是現在,也未能對他造成多大的衝擊。

又像是這一切,都已經在陳虎象的預料之中了。

緊接著,莫劍典便聽到陳虎象的話音響起。

“北盛盛王,果然意識到了本將留給他的選擇啊。”

“點燃炮火,以炮火來進攻我大越鐵騎。”

“此人,的確不容小覷。”

說完,陳虎象又瞥了眼莫劍典,卻未再就此多說什麼。

隻是揮了揮手,漠然開口。

“繼續向關隘之城進發吧。”

他隨即便策動馬匹,繼續向著前方趕去。

莫劍典呆愣在原地,一時都還未能反應過來。

可後方,接連不斷的炮火已經在以極為迅猛的速度,向著大越鐵騎這邊蔓延而來。

轟隆隆!

終於,蔓延過來的炮火在短時間內,將身處其中的大越鐵騎所吞噬。

而接連不斷的炮火,又引燃了大越鐵騎所攜帶的轟天雷。

幾乎在頃刻間,便有著一大片大越鐵騎,葬身與爆炸之中!

“義父……”

莫劍典下意識開口,卻見陳虎象已然頭也不回地向著關隘之城中進發。

很顯然,現在的情況,陳虎象早就有所預料了!

這一刻,莫劍典意識到了許多。

難怪先前義父會對他說,北盛大軍仍舊未能言明勝負。

大越鐵騎先前丟下了那麼多的轟天雷,雖說是讓北盛大軍停下了追擊的腳步。

可那北盛盛王卻也是憑藉這些炮火,在短時間內,向著大越鐵騎這邊引燃而來。

“一切……都早在義父的預料之中了嗎?”

莫劍典嘴唇顫抖。

那眼下,大越鐵騎所遭受的損失,也必定是在義父的預料中了。

這些損失,是必然的。

可是,他看著那些仍舊在炮火中不斷掙紮的大越兵士,心頭卻在不斷地顫動。

隻這般炮火被引燃而來,大越鐵騎之中,至少便有五萬人馬,被吞噬其中了。

“義父,為何寧可遭受這邊損失,也不與北盛大軍正麵一戰……”

他呢喃著,卻最終不再猶豫。

緊跟著陳虎象向著關隘之城方向進。

……

大盛禁軍陣營中。

上川清漪等人將前方的景象收歸眼底,眼神中都流露出了濃濃的震撼。

“盛王殿下,這……”

“隻這般炮火被引燃,南越大軍,便有不少人,被炮火波及了!”

“他們所留下來的炮火,卻成為了他們自己的催命符!”

他們早已明白了現在的情況。

南越大軍留下來的轟天雷,本來是用作防禦網的。

一旦大盛禁軍踏足其中,便會被南越大軍引燃此地的轟天雷。

可是,盛王殿下卻搶先一步,先行引爆了這些炮火。

而接連不斷的炮火,則是一路向著南越大軍陣營中蔓延而去!

“這下子,南越賊軍那邊,還是遭遇了不小的損失!”

商聖公冷然一笑,捋起鬍鬚。

“現在看,南越賊軍少說也得有五六萬人,被火海所吞噬了吧?”

“三十萬人馬,這一下子,便折損了兩成!”

“那陳虎象,也不過如此!”

先前不管那南越賊軍在陳虎象的率領之下,如何占據優勢。

如今盛王殿下一來,南越賊軍便隻有吃癟的份了。a

上川清漪深深看了趙錚一眼,眸光複雜。

“盛王殿下已經將那陳虎象的計謀吃死了嗎?”

“縱使是南越也掌握了這轟天雷,可論及轟天雷的用法,當世無人能與盛王殿下相比!”看書喇

然而,她的話音落下。

趙錚卻緩緩搖了搖頭。

“不見得啊。”

“那陳虎象……倒也是個狠人。”

“本王原本還以為,陳虎象百密一疏。”

“但現在看來,本王所發現的這個疏漏,是他故意展露給本王的啊。”

冇想到,竟然還是低估了陳虎象。

可聽著趙錚的話,四周眾人都不由一愣。

這是陳虎象特意安排的?

怎麼可能?

大神趙錚林芷月的盛天皇子

-